<strike id="bfd19"><dl id="bfd19"><ruby id="bfd19"></ruby></dl></strike><span id="bfd19"></span>
<span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span>
<strike id="bfd19"><video id="bfd19"><ruby id="bfd19"></ruby></video></strike>
<strike id="bfd19"></strike><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strike id="bfd19"></strike>
<strike id="bfd19"><dl id="bfd19"></dl></strike>
<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menuitem id="bfd19"><menuitem id="bfd19"><ruby id="bfd19"></ruby></menuitem></menuitem>
返回舊版| 微信建站| 建站之家論壇| 我要建站 | 建站學習 | 加入收藏
互聯網資訊當前位置:首頁 > 業界資訊 > 互聯網資訊 > 正文

莆田系VS百度:互聯網+路口小伙伴反目

發布時間:2015-03-31 16:41:00   來源:   點擊:

 

莆田系VS百度:互聯網+路口小伙伴反目

“莆田系”風雨欲來。時代周報記者獲悉,4月4日,清明節,一場針對眼下百度危機的內部研討會將在莆田召開。

  時代周報記者 梁為 李瀛寰 發自廣州、北京

  “莆田系”風雨欲來。

  時代周報記者獲悉,4月4日,清明節,一場針對眼下百度危機的內部研討會將在莆田召開,而這場高層閉門會議,將決定以地域和血緣為紐帶,規模達千億的莆田系民營醫療產業的未來,也將決定這個草莽梟雄式的群體的未來。

  3月25日,一份署名為“莆田(中國)健康總會”的通知將莆田系重新拉回到公眾視野之中,在這份通知中,莆田總會要求旗下8000會員自4月1日起,停止所有有償網絡推廣。

  這被外界解讀為,莆田系對百度的開戰—一場百億之戰。

  “原罪”莆田系

  莆田系遍布全國各地,其擁有者都來自于福建省莆田市東莊一帶,一個曾經貧窮的小地方。

  1979年,一位名叫陳德良的東莊人收了8個徒弟,帶著他們游走行醫,足跡遍布全國。后來,這8名徒弟中的3人,詹國團、林志忠、陳金秀,以及后來的黃德峰,成就了莆田系的四大家族。而從最初的幾個人開始,到如今,6萬莆田人,8000多間醫療機構,遍及整個中國。

  最初,他們只是替人醫治皮膚病、性病的無證游醫,在城鄉接合部租一個房子,在街邊貼小廣告,等著患者上門。如今民間公認的莆田系“幫主”、新加坡新嶼國際醫院管理集團主席詹國團曾自述:“生意好得不得了,那個時候一個國家干部的月工資才30多元,而我們一天能賺上百元,最多的時候甚至有幾百元。”

  賺得第一桶金后,莆田人開始到公立醫院承包科室,都是一些邊緣科室,眼鼻咽喉、性病、皮膚病、婦科等,同時投巨資在報紙電視上打廣告。詹國團說:“那時候,在電視上登廣告,便感覺有了政府的信用做保證,人們便排著隊來看病。”

  這一時期是莆田系最為野蠻生長的時期,虛假宣傳、假藥、醫療糾紛頻出。

  1998年,職業打假人王海盯上莆田系。詹國團的形容是,“王海來了,莆田系一擊即潰”。2000年,國務院發布指導意見:政府的非營利性醫療機構不得與其他組織合作營利性的“科室”、“病區”、“項目”。2004年,承包科室被衛生部列入嚴打之列。詹國團與一些已完成原始積累的莆田系人,開始移民海外,并在一段時間后搖身一變,成了外商。

  由此,莆田系進入了第三個發展階段。他們買下整座醫院,或者自己成立醫療機構,從皮膚病、性病,到牙科、婦產科、整形美容的專科醫院。其中一部分日漸進化為口碑良好、高端品牌的連鎖醫療機構,一些大型三甲醫院甚至獲得了JCI認證(世界公認的醫療服務最高標準認證),得到主流資本的注資。

  時代周報曾在2009年詳細調查莆田系的四大家族:詹國團系、陳金秀系、黃德峰系、林志忠系。四大家族的醫療集團下轄幾千家類型不同的醫療機構,那些熟悉的名字包括:博愛系、仁愛系、遠大心胸、華美整形、曙光系。從不同的醫療機構,延伸至藥品、醫療器械制造等醫療領域的上游,儼然龐然大物,占據了中國民營醫療機構的8成市場份額。

  抱團轉型

  隨著莆田系的做大,國家政策的變化給了其助推力,讓其得以逐漸擺脫過去的尷尬身份與原罪。

  2009年,“新醫改”出臺《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2013年,國發40號文件《國務院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再及2014年“兩會”,國家衛計委主任提出“四個放寬,一個簡化”,4月初,國家發改委等三部門提出“放開非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為民營醫院價格松綁。

  走上更為體面的臺面的莆田系開始獲得承認。一個標志事件是,2013年,華夏醫療集團有限公司(香港聯交所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莆田(中國)健康總會名譽會長翁國亮與劉永好、馮侖等人共同倡議組建了中國醫藥保健聯盟。到了2014年春天,他們甚至獲得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的接見。

  莆田系成為不容忽視的民營醫療經濟力量。福建省政府也希望這股經濟力量回流福建,促進當地的經濟發展。

  2014年6月28日,在福建省政府和莆田市政府的組織下,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成立,并舉辦了盛大的成立典禮。典禮規格之高讓人咂舌,除了6萬多在全國各地從事醫療行業的莆田老板外,還有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莊聰生、福建省副省長李紅、原莆田市市委書記梁建勇,甚至還邀請了瑞士健康局局長Sue Puttalaz等外賓。當天的晚會則邀請了當時的著名主持人芮成鋼、李密擔任主持。可謂盛況空前。

  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之下,是遍布全國的分會。這些分會組織嚴密,定期舉行會議,個別分會如海南分會和湖南分會,還形成單個地區的莆田系統一的財務報告。一個地區的莆田系抱團發展被當成一個議題。

  同時,一個名為“福建健康產業園”的醫療產業園也在規劃籌建之中。按照福建省政府的規劃,這個產業園占地3000畝,將引流莆田系資金與技術回流,打造全國最大的藥品、醫療器械制造基地。按照規劃,到2020年,這個醫療產業基地產值將達到100億元。

  這一切表明,莆田系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轉型。

  而抱團轉型的莆田系,認為自己擁有了與百度重新談判的權利。

  交惡百度

  每年,莆田系在百度上投入推廣費用達百億元之巨。

  2013年底,莆田市委書記梁建勇曾公開表示:“百度2013年的廣告總量260億元,莆田的民營醫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億元廣告,幾乎占百度廣告收入的一半。”

  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詹氏的家族成員詹建成對時代周報記者說:“百度是強勢的,他們制定規則,進行定價,一直以來,弱勢的莆田系只能接受,我們經營收入的5成都給了百度,而且還受到他們的隨意整頓,現在是改變的時候了。”

  于是,在4月1日那份名為《關于停止所有有償網絡推廣的通知》中,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號召全體會員:

  因為網絡競價的規則,導致行業面臨嚴重問題,很多醫療機構幾乎為互聯網公司打工,由此總會決議,號召全體鄉親下定決心……所有會員單位自2015年4月1日起停止所有有償網絡推廣活動……下定決心,不惜代價,要求全體會員務必遵守。不管是不是會員單位,是不是莆田系醫院,總會將發動所有力量進行攻擊,并在總部內部進行通報。一旦百度報復性地關閉帶頭企業的賬戶,總會將“發動所有力量統一關閉賬戶,停止合作”。

  草莽氣息盡顯。

  但百度同樣強勢。百度方面相關人士回應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稱:仍會肅清網絡環境,驅逐害群之馬,為打造安心放心搜索,建立長期、健康、有序發展的醫療生態。

  當然,百度也注意不得罪整個莆田系:一邊清違規,一邊加強與優秀醫院的合作,“為優秀民營醫療企業提供更多資源,佳美口腔、民眾體檢一些更注重服務品質的民營醫院在百度推廣體系中越發獲得巨大收益”。前述百度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稱,和百度博弈的,并不是一個個莆田系民營醫療實體,而是代表幾家、甚至幾十家醫療機構的“醫療投機集團”,“這些集團要求與百度談下一個整體框架協議,然后按照自身內部分配原則分配網絡推廣資源”。

  過去多年來,莆田系與百度各取所需,不料一日交惡。

  事實上,過去幾年,百度在醫療推廣中賺足了錢,也賺足了罵名。如今,時代走到了“互聯網+”的路口,在線醫療服務方面,逐漸出現了阿里巴巴、騰訊等強勢入侵者,同時還有好大夫在線、健康之路、春雨醫生等移動客戶端產品。這些新型從線上到線下的醫療服務體系,信息更開放、更透明,與百度之前搜索端強勢地將醫療機構推到消費者面前的方式完全不同。

  入侵者開始搶占百度原有的市場,受到威脅的百度明白,它已經很難再像以前一樣賺錢了,它也必須改變。所以,百度開始了自身的“醫療服務閉環”的布局:以搜索引擎廣告為核心的線上推廣平臺,同時,以百科、貼吧、健康頻道等為核心的線上服務平臺,覆蓋資訊、免費咨詢、預約掛號等服務,以“百度醫生”APP等為代表的移動端醫患雙選平臺,從醫患雙方建立其全新服務模式。百度的改變有點迫不得已,而其“醫療服務閉環”的布局,使得一些仍處在低端發展階段的莆田系醫療機構成了被犧牲的對象。

  過去的一年中,百度“2014年信息審核共拒絕醫療機構客戶26648次,涉及客戶數為13019個”,并非常強硬地回應了莆田系的發難。

  莆田系也嗅到了這種被拋棄的危險氣息,決定與百度放手一搏。

  “互聯網+”時代

  蹊蹺的是,這份署名為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的通知并沒有蓋章。

  時代周報記者致電莆田總會辦公室主任林春金,但他拒絕作出回應。

  從莆田系高層的微信中流出了更多信息。據國家衛計委下屬《健康報》報道,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會長、博愛醫療集團董事長林志忠在一個內部微信群中說:“百度對莆田系醫療產業的初期發展是有幫助的,事情發展到今天,只能怪咱們自己。企業和人一樣,會得寸進尺。……百度總感覺到莆田系醫療利潤很高,它怎么能知道咱們許多醫療集團己山窮水盡。行業發展因百度的成本這么高,已非常嚴重地惡性循環。”

  林志忠的語句中帶著一點憤懣。

  詹建成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我沒有收到通知,但這幾天都在關注,聽聞4月4日在莆田有一個會議,家族里的領導人物會回去參加,大家在會議上商討后再決定事情如何處理,我們要怎么做,也將看總會與百度方面的談判結果。”

  莆田系走到了發展途中的又一個路口。4月4日在莆田總部召開的高層會議將決定它未來的走向。

  “幫主”詹國團在自述中回憶起2000年莆田系受國家衛生部整頓時說:“沒有王海來打擊我,我也拿不到新加坡的PR(永久居留),不會去建新安國際醫院。從現在來看,我應該感謝王海。”

  新安國際醫院位于浙江嘉興,是莆田系所建的第一個國內三甲醫院,2005年動工,2009年開業,投資10億元,詹國團將至今仍在虧損的新安國際醫院看做是“自己一生最大的事業,賺夠了錢之后留傳后世的東西”。同時,詹國團將2000年受到國家整頓視作莆田系的一個重大轉折,在那之后,莆田系開始自建醫院,并涌現了許多有名的連鎖經營品牌。

  而今,又到了同樣的一個轉折。

  曾在莆田系醫療機構藝星整形從事資本運作的鄭先生對時代周報記者說,莆田系8000多家醫療機構,良莠不齊,有新安國際這樣的三甲醫院,有安琪兒婦科等口碑良好的連鎖醫療機構,也有多不規范的小機構,沒必要捆綁在一起,如今到了“互聯網+時代”,信息更透明化,靠過去的廣告推廣,信息不對稱賺快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莆田系要獲得更大發展必須轉型。

  事實上,在許多人看來,莆田系內部也并非鐵板一塊。

  在東莊,到處可見豪華的6層樓高別墅,有的甚至設有電梯,但除了春節外,這些豪華別墅常年無人入住。一名莆田系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說:“很多人已經不太愿意回到莆田,尤其是二代、三代,有時候我們在外面,甚至淡化自己的莆田人身份,時代已經變了。”

  而陳德良,這位莆田系德高望重的祖師爺,帶著一群徒弟闖蕩江湖多年之后,回到莆田葉落歸根。他被推舉為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終身榮譽會長。只是,如今的他早已不問世間事,每日守著離家不遠處的媽祖廟。

  時代周報記者劉巍、實習記者張珂對本文亦有貢獻

相關欄目
熱門文章
最新圖文
評論排行
版權所有:鄭州騰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信息:豫ICP備18019117號
站長QQ:2863868475 業務合作咨詢:15137100750(同微信)
本站所有投放的廣告是有其他網站提供,不代表本站立場,同時網站首頁廣告位對外出租詳情咨詢本站站長!同時歡迎廣大站長加入個人建站團隊
  • 建站客服
  • CMS仿站
  • CMS學習
  • 技術交流群:336572814
百乐彩是什么意思
<strike id="bfd19"><dl id="bfd19"><ruby id="bfd19"></ruby></dl></strike><span id="bfd19"></span>
<span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span>
<strike id="bfd19"><video id="bfd19"><ruby id="bfd19"></ruby></video></strike>
<strike id="bfd19"></strike><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strike id="bfd19"></strike>
<strike id="bfd19"><dl id="bfd19"></dl></strike>
<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menuitem id="bfd19"><menuitem id="bfd19"><ruby id="bfd19"></ruby></menuitem></menuitem>
<strike id="bfd19"><dl id="bfd19"><ruby id="bfd19"></ruby></dl></strike><span id="bfd19"></span>
<span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span>
<strike id="bfd19"><video id="bfd19"><ruby id="bfd19"></ruby></video></strike>
<strike id="bfd19"></strike><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strike id="bfd19"></strike>
<strike id="bfd19"><dl id="bfd19"></dl></strike>
<th id="bfd19"><video id="bfd19"></video></th>
<span id="bfd19"></span>
<menuitem id="bfd19"><menuitem id="bfd19"><ruby id="bfd19"></ruby></menuitem></menuitem>